www.502792.buzz > 多人詐金花

多人詐金花

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

多人詐金花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

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澳門網上堵城官方唯一 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

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

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多人詐金花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

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

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多人詐金花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

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

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多人詐金花原標題:光明網評論員:為教師、家長減負,孩子才是焦點光明網評論員:臨近元旦,為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里沸騰了。班級家委會的一位家長向記者介紹說:“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,各自報名節目,最后由家委會匯總給老師。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,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。”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:“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,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,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?”類似這樣的攤派任務,遭到很多家長吐槽。一位家長無奈地說,“什么時候能切實給家長減負?”“孩子過節、家長過劫”的現象,由來已久。此次案例受到媒體關注,離不開一個新的背景,那就是最近中辦、國辦聯合發布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,其中明確提出要“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”。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——為教師減負,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?至少從這次的案例看,這種擔心并非完全多余。事實上,不僅是像過節這樣的特殊節點,家長可能承受過大的壓力,包括作業輔導、孩子課外興趣愛好養成等多方面,不少家長都感到身心俱疲。有統計顯示,80.3%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教育對學生家庭的依賴嚴重,75.6%的受訪者認為這已經給家庭造成了較重負擔,64.7%的受訪者認為“全能家長”不是“全能寶寶”的必要條件,61.4%的受訪者認為存在部分學校和老師偷懶省勁兒的情況。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,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,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。但是,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,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,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如今年7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,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至于新一輪的為教師減負行動,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“減負”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。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、學校在執行上,準確把握減負的內涵——該減的必須減,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。要知道,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,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,如其它部門的亂攤派,以及各種與教育無關的督查、檢查、評比、考核等事項名目。也就是說,為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,而恰恰是要保證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。顯然,這樣的減負,并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“負擔”。要實現這一點,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,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,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。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,教師的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。但是,“為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,為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”,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,從根本上說,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。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,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,才能真正讓教師、家長減負形成“釜底抽薪”之效。以此次新聞中的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為例,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,當然不盡合理,而家長只當純粹的“觀眾”,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,也未必就是“理所當然”。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,學校、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么“隆重”的元旦聯歡晚會,或干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、且更輕松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?在教師、家長抱怨負擔重時,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。說到底,先放過孩子,才能真正放過自己。這雖然難,但別無他法。來源:光明網
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502792.buzz
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www.502792.buzz內容來自網絡,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。[email protected]
西甲直播360直播